风雪红裳

百年风雪守

        雪女轻轻推开了木制的门,进家后连忙放下手中沉甸甸的大袋子,理了理漂亮脸颊上柔软的乱发。她松了口气,现在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去看看她的狗子。大天狗昨天晚上就开始发高烧,今天一早她就把起身的他按回床上,
        “先把身体养好再干别的呀!傻瓜”
        雪女今天自己去找晴明打御魂了。
        她轻手轻脚地进了那个宽敞的房间,大天狗安静地躺在床上。走近去,他平稳又好听的呼吸声隐隐约约触碰她的耳膜,听得有些痒痒的。她红了,俯下身,将额头缓缓贴上大天狗的额头,用心去感受那热度。
        “嗯,烧退了好多。”
        雪女会心笑了,用气声自言自语。忽然,脸前这个人儿微微扑闪了一下睫毛,雪女心中一惊,是不是打扰到了他。却又不自觉地打量起他的脸庞。这个大妖有着修长英气的眉毛,两片睫毛像柔软的羽,时不时轻颤一下,挺拔的鼻梁,和薄而柔软,凹凸有致的唇……
        雪女看痴了,她不由得垂下眼睑。她的狗子,怎么长得如此妖孽……雪女傻傻地轻笑,捧着脸走出了房间。
        床上的大天狗终于得以舒展,他半眯着眼,视线捕捉到了雪女刚迈出门槛轻扬在耳后的发丝,身周残留的还是雪女熟悉清凉的暗香,血气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耳根,他翻个身,用好看的手掩上一片绯红,脸又烫了起来,就和高烧不退是一个样。大天狗低声喃喃说,
        “装睡本来就很难,你这样很犯规啊,阿雪……”
         雪女来到厨房,把她带回来的袋子摊开,那是一大堆达摩。达摩是好东西,清凉下火,这是今天她从惠比寿爷爷那儿问来的。她打了一圈,才集来那么多,帮大天狗退烧肯定有用。她点上柴火,达摩下锅,又掏出一个布囊,里面全是新鲜的紫苏,是大天狗最喜欢的香料。雪女均匀娴熟地撒着,思绪不由地又被带向大天狗的面庞。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那个大妖怪,已与她相守一百多年,妖物生命漫长,这么久了,却从没有任何新鲜感战胜过她心中的大狗子,日日耳鬓厮磨,夜夜入你心田……
        雪女抑制不住地扬起嘴角,目光神游到古窗外那棵老樱花树上,它恰到好处地在花瓣的漫舞中微颤。
        它是雪女和大天狗初见的地方,也是他们长相厮守的见证。雪女在灶前呆立着,出神入化,手中的紫苏也跟着无止境地往下撒。
        于是,她心念的大妖适时地出现了。
        雪女感到腰间被环上了熟悉的力量,还有熟悉的气息,那种温柔到令她融化的淡香,是独属于雪女的,大天狗的味道。她听到大妖的唇齿贴着她的耳朵,用好听的声线说,
        “紫苏好吃,但放多了,就闻不到阿雪的味道了……”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停住了雪女,轻轻把住她的手,翻炒锅里的达摩。大天狗的气息就在雪女耳畔铺散,雪女被撩得像只乖顺的小鹿,偎在他怀里,余光偷瞄着他宠溺的嘴角和轻微滚动的喉结。在神魂颠倒中,达摩出锅了。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停下动作,将雪女转个面,附身抵在灶台上,就要吻下去……但是他停住了,他红着脸别过头,
        “啊……要是发烧传染给你就不好办了,,Ծ^Ծ,,”
        雪女本来满怀期待,眼睛半睁着准备陶醉,突然身边粉红色的泡泡被狗子戳得一干二净。她抿起嘴唇,脸色再无雪妖的苍白,而是满脸通红地瞪着罪魁祸首,像只气急败坏的小妖。
        看到不一样的阿雪,大天狗终是没法忍着,他将头埋进雪女肩侧,闷闷地笑。雪女这回真的急了,伸出两只纤细的手,硬是把大天狗的脸扳到自己面前,
        “传染了就传染了,从你身上过来的病毒,有胆子折磨我吗?”
        大天狗还沉浸在雪女的可爱中 ,他的女孩就踮起脚尖,闭上眼睛笨拙地寻他的唇。他在惊讶中被吻上,来不及思考上一次雪女主动吻他是什么时候,就更紧地环住了她的腰枝,低下头认真地回敬,他的女孩。
        松口后,雪女轻轻换了口气,带着两颊的红晕抬头看他,笑得岁月静好。大天狗看呆了,将人儿搂入怀中 ,像要将她揉进自己心里一样抱着她,
        “阿雪,我好喜欢你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 世界上最美好的事情,莫过于风雪相守,柴米油盐地爱你👄


        小番外:童女趴在小窗窗上,露出一对眼睛
        “哇~雪女姐姐和大天狗大人亲亲了”
        “我要去汇报,今晚晴明阿爸不可以来找他们派任务”
       “狐妖哥哥说这个时候他们有‘正事’要干的!”
(ง •̀_•́)ง